[ 打印文章 ] [ ]
1994年的台北、高雄市长选举
中国网 | 时间: 2002-11-29  | 文章来源: 网上独家
    从1945年至今,台北、高雄市长的产生曾历经“官派——民选——官派——民选”四个阶段:从1945年到1951年,市长由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或省政府任命;从1951到1967年,由于国民党当局开始在台湾实施地方自治选举,市长开始由民选产生;1967年台北、高雄市升格为“直辖市”后,市长又改回由“总统”任命产生;1994年后,台北、高雄市长又改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

     1994年的台北、高雄市长选举是台北、高雄市升格为“直辖市”后的首届市长选举,因而意义重大。

    一、台北市方面,主要有国民党籍的现任市长黄大洲、民进党籍的陈水扁、新党籍的赵少康三人捉对厮杀,经过激烈的追逐,陈水扁最后以43.7%的选票入主市政府,赵少康以30.2%的高票落选,黄大洲仅获得25.9%的选票。

    国民党大败的原因主要有:一是黄大洲口才欠佳、能力平平、政绩不彰。黄大洲是国民党内有意参选的人中最不被看好的人选,民调一直敬陪末座,李登辉坚持提名黄大洲与民进党、新党的“超级明星”陈水扁、赵少康对阵,输赢早已预判,当时就有人认为李登辉是“别有用心”,是故意做球给陈水扁,以避免新党的赵少康当选。故尽管李登辉在投票前一天还“救燃眉之急”般声嘶力竭地为黄大洲站台助选,但仍无力回天。二是国民党有相当一部分的票源被新党夺走。新党是从国民党中分裂出去的,两党票源高度重叠,因而外界称台北市之战是一场“分裂的国民党与团结的民进党之争”,两党力拼的结果便是民进党获渔翁之利。

    陈水扁胜选的主要原因有:除国民党、新党相争提供了渔翁得利的机会外,陈水扁本人选战策略的运用得当也对其争取中间选票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其一,陈水扁针对黄大洲的施政缺失,主打市政议题,提出了“走出悲情,迎向希望”,把台北市建为“快乐的市民、希望的城市”的竞选文宣;其二,针对外界把民进党与暴力划上等号的既存印象,提出族群融和、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的诉求;其三,淡化、包装“台独”诉求,如在竞选宣传车上首次扬起“中华民国国旗”,声称当选后应该把“中华民国”带进市政府,除非经过“公民投票”,现在使用的“国号”、“国旗”20年不变等等,骗取了不少选民的支持。

    二、高雄市方面,主要有国民党籍的现任市长吴敦义、民进党籍的资深“立委”张俊雄、新党籍的汤阿根以及无党籍的施钟响与郑德耀等5人参选。经过一番争斗,吴敦义最生以54.5%的高票顺利连任,张俊雄获得39.3%的选票,新党仅获得3.5%的选票。吴敦义获胜的主要原因在于:一是吴敦义本人形象清新、能力强,加之他在高雄市有4年半的苦心经营,已摆脱非高雄籍“空降部队”官员的形象;二是获得国民党高雄市地方派系,尤其是王玉云、陈田锚、朱安雄三大家族的全力支持,在国民党的倾力辅选下,吴敦义高票当选。

    (本文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

    中国网2002年11月28日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