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十年新十问

第十问:幸福生活新指标?
    “人们需要在经济社会的发展中得到平等和公正,这是实现每个人尊严的前提,也是最重要的条件。”
第九问:生活能更休闲吗?
    民众之所以反对取消黄金周,也不过是一种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有,总比没有好。这样的休假权利,不是可以自主选择的权利,而成为一种强制性的“被休假”权利。
第八问:高考会变样吗?
    教育部:高考制度必须改革,如何改革?纲要提出要逐步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制度。
第七问:绿色GDP能公布吗?
    环保护表示,绿色GDP的研究将是一个复杂的、长期的过程,不可能在短时期内就拿出一个符合中国国情的绿色GDP的计算方法。
第六问:春运何时不再难?
    多年来,当数不清的人不断重复着这种候鸟式的迁徙,“回家文化”和“打工经济”造就了独一无二的中国春运。
第五问:人口政策会调整吗?
    “人口红利”一直被视为创造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重要推手,但新一轮“用工荒”的出现似乎预示着“人口红利”正逐步枯竭。
第四问:城乡融为一体?
    改革开放以后,人口从农村向城市的流动呈现出一种突然爆发的局面。中国巨大的城乡差异使城市化的进程不同于其他国家,中国的城市化缺少一个渐进的过程。
第三问:何处是房价最高点?
    当记者询问未来房价是否能稳定时,住建部部长姜伟新说:“能稳定,总理都说了,不稳定怎么行,肯定行!不行也得行!”【两会经济热点调查
第二问:淘金何处去?
    近一年来,国家陆续出台12项区域经济振兴规划,范围涉及全国大部分地区,且还有多个区域振兴规划尚在制定中。【两会经济热点调查
第一问:工资能否跑赢CPI?
    国家统计局官员表示,工资“被增长”主要反映两方面问题:一是此前统计没有把私营单位包括进来;二是统计局发布的是平均数,比较大的弱点就是把差异给删掉了。【两会经济热点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