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两大重点
时间: 2010-03-14责任编辑: 陈维松2010全国两会_中国网

作者:郭田勇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在过去的一年当中,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我国政府相继实施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这些强有力的刺激政策作用下,2009年我国宏观经济成功走出低谷,实体经济快速反弹,但与此同时,伴随着资产市场价格的快速上涨,通货膨胀的压力也逐渐成为当前我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总体来看,随着实体经济层面的根本性好转以及国外经济环境的改善,2010年我国经济仍会保持平稳快速增长,但同时也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在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投资增速回调趋势不可避免,出口会随着世界经济的温和复苏而好转,消费仍将保持一定速度的增长,我国经济将继续保持回升势头,但需要把更多精力放在促进发展方式转变上去,结构调整任重道远。另外,内外双重因素导致通货膨胀压力不容忽视,虽然出现严重通货膨胀的可能性不大,但物价水平将会有一定程度的上升;国内资产市场价格快速攀升而诱发形成的资产泡沫需要警惕,一旦央行加息,资产泡沫的风险会进一步加大,给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造成巨大冲击。

虽然去年一篮子的财政刺激计划使中国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取得了重大成就,但其中的隐患也是显而易见的,有的问题还在进一步积累,这些隐患或将成为2010年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障碍。

第一,经济增长主要依赖于政策拉动,支撑经济的内生增长机制仍不健全,民间投资意愿不强。当前我国经济回暖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大规模的基础设施领域,去年经济的增长主要是依靠政府四万亿的投资计划,在政府大规模投资和宽松货币政策的配合下,出现了国有资本与民争利的局面,部分国有资本大规模进入竞争性领域挤出了民间投资。民间投资由于受到市场信心、融资约束、市场准入等因素的影响,增长乏力。从这个角度看,经济刺激政策暂时并没有培养出新的经济增长引擎,其副作用却正在逐步放大。因此,2010年的宏观经济政策应该通过结构性的调整在保持经济平稳发展的基础上,努力培养以消费升级为核心的新的经济增长引擎,通过财税优惠与信贷支持引导包括民间资本在内的各种资本流向更加有利于国民经济结构调整和优化的产业和行业上来,从而为我国经济保持长期稳定增长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

第二,去年天量信贷的投放带来的风险不容小视。一方面天量信贷能否收回将对中国经济产生严重影响;另一方面,天量信贷也引发了产能过剩、资产价格快速上涨、通货膨胀、银行资产不良率可能上升等一系列隐忧。相比09年异常宽松的信贷规模,今年信贷规模必然有所回落。把握好货币信贷增长速度,优化信贷结构,加大信贷政策对经济社会薄弱环节、战略性新兴产业等方面的支持,有效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这些都对继续巩固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第三,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困境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善。去年的9.59万亿巨额信贷主要流向了政府以及大型国企,很多中小企业由于无法承受金融危机带来的冲击而破产倒闭。我国中小企业已成为经济发展、繁荣市场、增加就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小企业的稳定快速发展关系到经济的全面复苏、就业问题的解决、产业结构的优化、技术的创新等重要方面。政府应该打破行业垄断,并加快出台有利于包括金融业、高新技术产业在内的现代服务业发展的政策措施,鼓励并引导民间资本进入这些领域,不断为民营经济的发展壮大扫除障碍。民间经济作为促使我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保证就业市场稳定的重要力量,理应得到公平公正的市场待遇。而且,在经济企稳回升的进程当中,由于具有更加灵活的运作机制和管理方式,民营企业更能够有效地发现市场机会、扩大生产经营规模进而推动宏观经济走向持续稳定增长。

尽管当前我国经济领域存在着上述多个方面的隐患与缺陷,但是这些问题的解决却并非朝夕之功可以完成的。从完善经济增长内生机制,解决当前经济发展中的关键性问题的角度出发,收入分配领域与房地产领域的改革应该成为今年我国宏观调控的重点。

首先,收入分配如何进一步实现公平正义是2010年中国面临的巨大挑战。从2000年开始,我国基尼系数已越过0.4的警戒线,并逐年上升。中国社会贫富差距加大、分配不公已成为大家的基本共识,改革收入分配的重要性和急迫性无需多言。对此,我们一方面要打破行业垄断格局,改善行业间收入差距,减轻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各种税收负担和行政管制,从根源上改善收入分配格局;另一方面,通过建立并完善劳动者与企业的工资协商机制等多种方式调整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所占的比重,利用税收手段调节高收入群体所得,增加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总之,要形成一套完整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切实有效的缩小贫富差距。

其次,加强房地产调控,遏制房价过快上涨。一是要加大保障性住房的开发力度,尤其是廉租房等政策性住房的投资和建设,从根本上解决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问题。这样不仅可以分流一部分市场需求,更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扭转各层级消费群体盲目涌入商品房市场所造成的房价持续上涨预期,最终形成以整体房价的适度均衡来促使购房需求的渐次释放。二是房地产税制的改革,尤其是物业税的开征应该成为当前治理房地产市场价格畸型上涨的利器。物业税的开征特别是采用累进税制,可以提高投机需求的交易成本,有效打击房地产投机活动,整顿房地产市场秩序、稳定房价,在一定程度上刺破房地产投资领域的泡沫;通过差别税率对房地产市场进行调节,对高档别墅住户加大征税额度,对普通住房居住者减少征税甚至减免物业税,亦可大大减少购房中的“贪大”心理,在一定程度上节约土地资源,增加住房供应量,降低住房价格。

发表评论>>文章来源: 中国网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