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亿农民工需要更多的胡小燕”
时间: 2010-03-14责任编辑: 陈维松2010全国两会_中国网

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胡小燕在会议间隙与其他代表讨论。新华社记者费茂华摄

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胡小燕在会议上记笔记。新华社记者费茂华摄

胡小燕参加人大分组讨论。记者黄澄锋、邵权达 摄

新华网北京3月13日电 题:胡小燕:相约在春天

新华社记者张严平、王攀

胡小燕的电脑在桌上打开着,里面有她为这次大会准备的各种材料。

她有些疲惫,明天大会就要闭幕了,她想到了家。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召开第三天,她就接到丈夫电话,小女儿生病住院,她不在家,只得由孪生的大女儿在医院里照顾自己的妹妹。接完电话,她哭了。

直到现在,没有人知道这位“全国最出名的女农民工”心里的牵挂。人们看到的是始终保持微笑的胡小燕,在大会上发言、接受记者采访、参加直播、回复不断涌入的电话和短信……

最重要的,她向大会提交了5项涉及农民工权益的建议,诸如医保转移、子女教育、技能培训、工伤赔付、欠薪等,原先预想就欠薪提交一份议案,因材料准备不足而搁置。

“留着明年春天完成这个突破吧。”她倔强地笑笑。

3亿农民工需要更多的胡小燕

胡小燕也许是中国最累的人大代表了。

自2008年3月20日,代表着3亿农民工的这位打工妹通过媒体公开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QQ号码后,就如一叶小舟卷入大潮。她的手机经常被打爆,一天最多时有上千个未接来电和上千条短信,手机话费最高的一个月1400多元,占她月工资三分之二,而邮箱里最满的一天涌进2088封邮件。

她每天除了工作和极少的睡眠外,所有的时间都在回信回电,可哪里回得过来?面对来自与她同类的这个庞大群体里诸多的苦恼、诉求,她常常感到无奈。

于是有了指责,嘲讽,乃至谩骂。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该背负的,只知道实在背不动。她哭了,躲在没人的角落里哭,哭了3个月。

最伤心的一次,是她丈夫给她的手机充电时,看到了一条不堪入目的短信,男人暴跳如雷,叫她再也不要用这个号码了。积攒了太多的委屈和痛苦,终于让她有机会当着丈夫的面号啕大哭……

泪,终于流完了,剩下的是她性格里的坚韧和一颗宽厚温柔的女人的心。

她对丈夫说:“他们的辛酸咱都有体会。换位思考,那些农民工都是在打不通电话或问题得不到解决才发短信骂人的,换了我也会生气。号码不能换,说不准哪件事我还能帮上忙。”

于是,胡小燕在指责和谩骂中,继续以这种她自己认为力不从心的方式履行着人大代表的职责。

最成功的一次援手,是2009年4月,珠海市一家五金厂的农民工发给她一条邮件:“企业倒闭,老板逃逸,拖欠89位农民工48万元,经济补偿金120多万。”

胡小燕立即将情况反映给了广东省工会。

这些农民工最终拿回了所有欠薪,还获得了50多万元补偿。

但大部分个案,她并无力也不可能一一“解决”。

这次人大会议上,她自认为并非本意的关于“有职无权”的表述,也引发一些议论。如会议发言人李肇星所说,人大是通过会议集体讨论和决定问题的,代表个人不直接处理问题,包括处理具体事项和具体案件。代表通过提出议案和建议反映群众和代表的要求行使职权。

为此,当天从下午2点到晚上9点,她受到了媒体连续7个小时不间断的密集采访,又一次感受到一种无能为力。然而,她的内心却发出越来越清醒的声音:“我不是农民工的救世主,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农民工和人大代表!”“一个胡小燕解决不了所有问题,3亿农民工需要更多的胡小燕!”

孤独的胡小燕倔强地坚持着,直到现在,她手机仍然没有改号码,而且总是开机。她说,几乎每个电话里传来的故事,都能在她身上或者在她身边找到影子。

1   2   3    


发表评论>>文章来源: 新华网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