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的预算报告也不是全能看懂”
时间: 2010-03-14责任编辑: 陈维松2010全国两会_中国网

【关键词:难看懂】

针对预算报告难读懂等问题,记者昨日对话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财政厅厅长王文童。他表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不是每个人都能懂,预算报告也存在专业问题,所以不需要每个代表都能看懂。

一些代表看不懂很正常

新京报:很多代表反映预算报告看不懂,作为地方财政部门领导怎么看?

王文童:这个有专业与非专业的区别。财政本身是门科学,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大家都能懂吗?专业不同,一些代表不了解、看不懂,很正常,这个不需要每个代表都能看懂。

新京报:许多非专业的代表反映看不懂?

王文童:相对论都有必要弄懂吗?是否一定要清楚或者不清楚(预算报告),我对这个保留看法。

新京报:相对论普通人可能不需要弄懂,但代表履职是不是有责任要看懂?

王文童:外国的预算报告也不是全能看懂的,他们也只有预算审查委员会去搞懂,普通议员也不是全懂的。我们现在有人大财经委的预算工委,做的就是这个工作。

新京报:专业领域的教授,像叶青代表,也说看不全懂。

王文童:有的人做一辈子会计,也不会做账。

新京报:今年的预算报告你看懂了吗?

王文童:我认为现在的报告很好读,一目了然,全懂了。今年的报告主题更明确,紧紧围绕应对经济危机来说明财政政策;形式更完备,图文并茂;文风更朴实,没有花里胡哨的词句。

新京报:你身边的代表反映如何?

王文童:他们反映很好。

“三公”细化只能作为方向

新京报:大家很关注“三公”数据,希望能细化到能看懂、能监督的程度。能做到吗?

王文童:我请问你,我们13亿人口,怎么细化?我做个比如,一个家庭能细化到买衣服、吃饭、买电都样样列出来吗?

新京报:你不认为细化是个被期待的方向?

王文童:这个说一说可以,但是只能有一些大体方向性的东西。

新京报:高强说“细化”有难度,你认为难在哪里?

王文童:高强主任做过财政局长、财政厅长、财政部的预算司长,如果他都觉得有难度,我更说不清楚了。

新京报:有代表认为,“三公”细化的难度可能是担心监督,不愿意细化?

王文童:我不认为是因为敏感。这种说法是片面的、偏激的,至少是不完整的。我打个比如,如果来一个朋友,一起吃饭了,能细化到哪些是你吃的,哪些是你朋友吃的吗?现代社会,数字是从精确化到越来越模糊化的过程,现在这个世界很多东西就是靠模糊化支撑着的。

新京报:百姓认为的“三公”数据,与财政部公布的有很大差距?

王文童:财政是一个很严谨的工作,我们都是按制度办事,网友的推算都不足为凭的。

新京报:湖北省有无类似的公开计划?

王文童:这个国家有统一安排。我们严格按照各级人大,国家有关部门的统一要求做。

预算没必要向大众公开

财政预算公开应从中央向地方推进,加强民主监督,我完全赞成。不过我觉得没必要把这些都对大众公开,因为我们国家社会制度和西方不同,财政预算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代为监督审查就可以了。让全国老百姓都去监督这个,还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干什么?

——全国政协委员许雷

报告再细化更让人看不懂

预算报告再细化、加入更细的内容,大家可能更看不懂。现在的预算报告拿出来,已经未必所有代表、委员都看得明白了。预算公开与否这由国家说了算,国家如果有统一说法,让各地执行即可。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

本报记者 杨万国 张奕

发表评论>>文章来源: 新京报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